文/誠寶美人瑜媽咪

「羊水栓塞」 這個名詞相信大家都不陌生,但是它確切是甚麼樣的病情或是甚麼原因造成的,平時大多數人不太會認真地去研究,只知道它會發生在孕婦身上而且發病後果滿嚴重的。誠瑜媽在生產前,也完全不知道甚麼是羊水栓塞,但它偏偏發生在我第一胎待產時,我、誠瑜爸和現場的護士們完全嚇傻了。

 

事情發生在午夜00點05分,當時羊水已經破13小時的我一直在陣痛中煎熬著,好不容易開了三指符合打減痛分娩的條件,我趕快請護士幫我打一針,因為我真的痛到快受不了了。過四小時打一針減痛分娩,就這樣我已經打了三針,還是只維持在開三指要生不生的尷尬情況,加上羊水已經破了13小時,醫生一直建議我在十點前剖腹產,不然過了下班時間除了非常緊急的狀況,不然醫生都不在醫院的,和家人討論後我們決定再忍一忍,隔一天後再看情況做決定!

 

 

當天晚上11:30我打完第四針減痛分娩準備要睡一下,沒想到00:05分突然間覺得呼吸困難、身體開始發抖、抽蓄,我第六感覺得事情不妙,馬上抓著誠瑜爸的手說:「我覺得我會出事」,然後就半暈過去了。誠瑜爸嚇傻了,還來不及通知護士,胎兒偵測器已經開始嗶嗶叫,顯示胎兒心跳下降。

 

當時現場只有一名護士,她也非常緊張拿了氧氣罩讓我戴上,給氧量調到最高我還是呼吸困難,胎兒心跳也持續下降,後來她趕緊打電話給醫生,並且依照醫生的指示幫我打了一個抗過敏的針,而同時醫生及麻醉師也都在趕來醫院的途中,好險他們都住在醫院附近。而護士幫我打了一針後,我只聽到護士請爸爸到外面簽切結書,然後我就完全暈過去了。

 

滿快的,過了15分鐘醫生和麻醉師都到了,他們拍拍我把我搖醒,問我害不害怕?我說:「不怕,我只想趕快生完」,麻醉師說:「那我們要開始囉」。我說:「好」。結果真的要切開肚子的剎那我開始緊張了,我跟麻醉師說:「我現在有點怕」。麻醉師說:「那我讓你睡覺好嗎?」。我說:「好啊」。後來我真的完全沒知覺,連小孩生出來他們一直拍我叫我看,我根本連眼睛都張不開,手術完成被推出去開刀房後我還隱約聽到我妹說:「他還活著嗎?」 等我再次醒來時已經是早上十點了。

 

 

早上11點醫生來看我,他說我昨天狀況非常緊急,是羊水栓塞的症狀,如果再拖的話後果不堪設想,我當時想說甚麼是「羊水栓塞」啊?上網查了一下,發現羊水栓塞是一個產婦在分娩中所發生不可預期的現象,嚴重者可能變成植物人或死亡。我看到這裡超級傻眼,原來我昨天經歷了一場生死大關,而且護士給誠瑜爸簽的居然是選擇放棄媽媽或放棄小孩的切結書,天啊!真難想像當初誠瑜爸簽下名字的複雜心情!

 

經歷了一場生死大關後,除了要感謝救我的醫生和護士,我真心覺得天下的媽媽非常偉大,不管是順產或剖腹產,經歷過懷孕十個月的過程,面臨生產的惶恐與不安,產後哺餵母乳和調適心情,這些都足以讓天下的媽媽為母則強,母親真的很偉大,在此敬愛每一位媽媽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誠寶美人瑜媽咪

誠寶美人瑜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